企業文化

2019年,農機行業仍將面臨嚴峻考驗

發布 : 檔案圖書室  | 時間 : 2018-12-28 | 已有人閱讀分享 :

      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,截至10月份,我國農機全行業主營業務收入2311億元,增幅只有0.76%。從今年2月起,行業的增速迅速跌到上年同期的一半以下。總體來說,2018年中國農機產業下行壓力明顯,但子行業間壓力表現各有不同,產品結構調整進一步加大。2018年,整個農機工業沒有像往年一樣低開高走,或是因為政策和市場機遇而波動,全年保持低位運行。

      據悉,2018年1—10月,農機行業規模以上企業利潤增長-17.21%,一直處于負增長狀態,而且下滑幅度很大。其中骨干企業利潤暴跌,利潤增長率為-43.15%。業內人士普遍認為,農機行業進入了新常態低位運行模式。

      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發布的中國農機工業景氣指數研究報告顯示,無論與去年同期還是與上半年情況相比,從行業整體形勢到企業自身經營情況都更加惡劣,對未來6個月的預期也更加悲觀。59%的受訪者認為行業整體經濟形勢不好(去年同期是52%,上半年是43%),市場不景氣;39%認為未來6個月的經濟形勢會更差。76%的受訪者預測我國2018年農機工業主營業務收入減少,在預測主營業務減少的受訪者中,有74%預測減少幅度高于5%。據統計,AII指數為42,行業處于不景氣區間。同時,AII指數下行,不景氣程度加深。經營情況較好的前三個子行業是零部件、收獲后處理及初加工機械、田間管理機械,較差的三個子行業是排灌機械、拖拉機和種植施肥機械。

      據中國工業協會統計,2018年骨干企業的增速壓力更大,出現了較大的負增長。主要是因為骨干企業大多是拖拉機和收獲機生產企業,而這兩大類產品也是近幾年下滑比較明顯的領域,因此給骨干企業造成了較大的壓力。同時,骨干企業也在進行積極的調整,會不同程度地影響行業的發展速度。業內的多數企業,尤其是大企業,都采取了比較謹慎的經營策略和經營思路,比如主動去過剩產能、淘汰部分產品等;還有很多企業采取非常謹慎的銷售策略,如放棄零首付、低首付等經營方式。

      各子行業“冷暖不均”

      2018年,行業總體結構仍在進一步調整中,產品結構調整力度仍需加大。雖然農機行業整體繼續維持“寒冬”,但部分子行業表現可圈可點,“逆勢而為”呈現上行趨勢,有些產品市場出現反彈。

      拖拉機繼續下滑,大中拖集中度持續降低。據中國農機工業協會統計,2018年1—10月,我國大中拖產量153920臺,同比下降22.66%;小四輪產量33977臺,同比下降76.24%;手扶拖拉機產量63712臺,同比下降15.51%。從市場結構分析,功率段增幅呈現“兩頭大”的情況,大拖產量下滑27%,中拖下滑10%,手扶下降5%—10%,而這其中又主要是對外銷量比較大。同時,從出口貿易來看,大中拖出口一改以往向好的趨勢,今年僅出口19562臺,同比下降4.12%。拖拉機出口目前主要集中在44.1kW(60hp)以下產品,占總出口量的62%;73.5kW(100hp)以上拖拉機出口3427臺,其中外資企業出口2704臺,占 78.90%。

      輪式收獲機繼續下滑,市場以更新為主。2018年1—10月輪式收獲機產量13432臺,同比下降58.02%。從喂入量和產品結構上看,6—7kg/s縱軸流及逐稿器產品產量同比增長245.90%;8kg/s橫軸流產品市場占比達65.6%;而7kg/s縱軸流產品基本退出市場。目前,輪式收獲機市場進入產品更新換代階段,新用戶購機少。一方面小麥機市場保有量較高,另一方面用戶在發生變化,個體用戶減少,合作社用戶增加,且多以產品升級為目的。

      履帶機產量繼續下滑,集中度和喂入量再提高。履帶式水稻收獲機在經過連續幾年的增長后,2018年開始下滑,產量同比下降18.59%,但喂入量仍在繼續升級。

      玉米收獲機回升乏力,但有快速增長之勢。據統計,2018年1—10月,玉米收獲機產量2.5萬臺,同比增長33.67%,預計2018年包括山區在內的玉米機將有望達到3.3萬—3.5萬臺的銷售量,同比增長不大。目前玉米機骨干企業依然以消化庫存為主,企業數量進一步減少,產品仍以4行為主。2018年國內玉米價格對玉米機市場產量有較大的負面影響。

      插秧機行業遭遇腰斬。2018年1—10月,插秧機產量47947臺,同比下降43.03%,產銷率達到108.15%,說明仍在消化上一年的庫存。從產品類型上看,無論是手扶式還是乘坐式,均呈現大幅下降的趨勢。

      烘干機行業急轉直下,主要市場不振。烘干機行業可以說是2018年最讓人意想不到的,據統計,骨干企業產銷全部下滑,行業產量同比下滑46.41%。2017年,在水稻生產區,如江蘇、安徽和湖南等地,烘干機高速增長,而2018年水稻生產主產區都出現下滑,江蘇市場銷售同比下降82%。

      為什么會出現如此重大的變化?中國農機工業協會副秘書長寧學貴認為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因素:一是環保壓力比較大,很多地區禁止燒煤,而以往的烘干機多以煤為主要燃料,禁燒影響了用戶使用;二是糧食企業系統的招標采購影響了烘干機的使用率;三是農民增收困難,今年水稻生產遇到問題,糧食企業的獲利能力不足,進而影響烘干機市場。

      雖然從整體市場看,多數農機產品出現下滑,但也有個別產品有很好的增長,主要是農業生產薄弱環節所需機具。如青貯機產量同比上升10.34%,畜牧機械同比上升14.89%,排灌機械同比上升70.67%。采棉機的增速也比較大,新疆采棉機2018年新增六七百臺,增幅很高。另外,馬鈴薯機械、果園機械、殘膜回收機、花生收獲機、花生種植機等市場也不錯。

      同時,零部件行業一直保持較好運行。外資企業為了降低制造成本,也為了更好服務本地市場,紛紛加大國產化力度,實行本地采購,零部件企業從中受益。另外零部件出口能力逐步增強。究其原因,主要為大企業產業結構調整,產品質量整合升級,重點在供應鏈整合提升上,因此對零部件行業的拉動作用明顯。此外,后市場也在追求品牌化。行業龍頭企業轉變思想,進入后市場也很有作為,如膠帶、車橋等也關注后市場銷售。

      行業彈力受多方壓力

      導致企業利潤下滑的因素是多方面的。寧學貴分析,首先是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,特別是鋼材等原材料的漲價。國家統計局9月數據顯示,生產資料價格同比上漲4.6%,建筑材料及非金屬類價格同比上漲10.0%,燃料動力類價格上漲9.2%,黑色金屬材料類價格上漲5.1%。還有環保成本的增加,環保壓力造成很多企業的鑄件、鍛件采購成本上漲;另外,由于環保的要求,一些企業的生產線無法正常運行,維護成本較高。

      同時,國三產品全面投放市場,提高企業成本。國三產品的制造成本提高,原材料和配置漲價,但由于市場疲軟,多數農機產品的價格不變,有些還存在降價銷售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一方面漲價一方面降價,企業的利潤下降是必然的。

      隨著企業資金成本增加,社保資金稅務征收新政及工資增加(9.33%—30%)都在不同程度上增加了企業成本。國家統計局數據,規模企業的財務成本上升6.21%,利息支出增加2.89%;中國農機工業協會統計的大企業財務費用增長42.60%,其中利息增長69.04%。這種狀況造成資金占有量大、資金回籠出現問題。

      鋼材漲價、環保壓力是機械行業普遍存在的共性問題,但可以看出,農機工業的利潤是最差的,其中最大的問題是經營規模的下降。農機多數是微利經營產品,規模化經營靠量來獲得利潤,企業產量銳減必然影響企業盈利狀況。同時由于企業產能過剩,也推高了財務成本。

      寧學貴指出,利潤的短期下滑從積極方面看也是行業制造能力升級的表現。很多企業在增大新產品投入,還有些企業積極消化庫存,這都是產品結構調整企業的積極作為,但也影響企業的利潤。

      2019年仍是嚴峻的考驗

      寧學貴分析,綜合考慮各種因素,2019年行業反彈動力不足,雖有利好政策,但同時也面臨巨大壓力,農業供給側改革還會遇到很多困難。市場的低迷、行業壓力加大,企業將進一步面臨考驗。2019年最大的變數是國四升級來臨,國四升級首先是技術難度,很多企業短期內新產品能不能盡快推向市場;另外,國四產品制造成本也會大幅提升,有可能會進一步影響市場購買力。這些因素都決定了2019年的市場形勢依然嚴峻。他預計,2018年規模以上農機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增幅在1%左右,這將是多年來最低的一次。

      農機工業也在進行結構性調整,如何降低成本,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結構調整期沒有結束。這樣的形勢下,企業更應堅定信心,明確經營目標,堅持技術創新、產品創新,提高自身制造能力,整合、提升產業鏈。

      寧學貴認為,在市場“寒冬”下,企業的信心尤為重要,要做好應對措施。最重要的還是堅持技術創新、產品創新,最成功的企業往往是對創新投入最多的企業。同時,提高產品制造能力,提升裝備和工藝升級,如大族激光為小型企業的高速增長提供支持,雷沃傳動在推進智能制造方面的有益嘗試,天津勇猛玉米機機架智能焊接線等,都是成功的例子。另外,在產業整合、供應鏈提升、渠道建設、控制成本、改善經營環境、抓住新興市場等方面做好工作,提升企業綜合競爭力。(2018年12月17日《中國農機化導報》)

久久导航最好的福利